2020年,疫情影响下,很多行业停摆了,也有很多行业陷入困局。其中,电影行业就是最受伤的行业之一。

为了生存,很多行业转到线上。比如“直播带货”成了商超和很多消费品行业的“救命稻草”,比如外卖,成了餐饮业的转型选择。

然而,轮到电影行业,此“上线”非彼“上线”,“万物皆可线上”的逻辑,遇到些尴尬。电影“上线”并没被从业者看成什么利好。

不过好在,电影行业终于迎来久违的好消息。5月8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文提出,将采取预约、限流等方式开放室内场馆以及密闭式娱乐休闲场所,影剧院赫然在列。

对电影院的“戒断期”,终于要结束了?中国电影终于等到“迟来的春天”了吗?

电影业这个冬天有点长

股市里抄底的人常说抄到地板上,却不知道地板下面还有地下室,地下室下面还有……

2019年高喊影视业寒冬的人们,绝对没想到2020年将会发生的这一切。

年初被寄予厚望的“史上最强春节档”因为突如其来的疫情,瞬间哑火。作为影院的重头戏,春节档7天的收入往往能占到全年的10%-15%。然而,今年遭遇的却是一场连环杀。失去的除了春节档,还顺带情人节档,进而整个一季度的收入。

4月29日,国家电影局召开电影系统应对疫情工作视频会议。会议分析了疫情对电影行业带来的巨大冲击和深刻影响,估算全年票房损失将超过300亿元。

如此重压之下,诸多影视公司难以为继。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4月15日,全国共有5328家影视公司注销或吊销,是2019年全年注销或吊销数量的1.78倍。

然而,彼之砒霜,却是吾之蜜糖。以“爱优腾”为代表的流媒体此番却“因祸得福”。

艺恩发布的《2020年Q1在线视频内容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春节期间在线视频平台日均活跃用户达到3.1亿,规模同比上升7%。

截至3月底,仅在爱奇艺平台,分账票房破千万的影片数量就达到了13部之多,全网达到22部。而去年全年票房达到千万级别的也不过40部。

除却无奈的“被分流”之外,最令传统影视业头疼的是《囧妈》抛弃院线投奔线上,观众和业界反应虽然“冰火两重天”,但这也算是正式打响了国内“电影转网”第一枪。

尽管此后《大赢家》《肥龙过江》《我们永不言弃》也跟着转网,以单点付费或者免费的形式进行点映,但观众此时的反应已渐趋理性。

“转网”充其量只是一次“叛逃”

其实《囧妈》的“转网”,充其量也只能称得上是一次“叛逃”,流媒体平台的领先也不过是暂时性的。

对于流媒体平台而言,能够让用户第一时间看到优质影视作品,才是其不断“拉新”“维稳”的关键。

然而目前,内容方面却始终是流媒体平台的短板。

纵观此番票房过千万的几部网络电影,评分都可谓惨不忍睹。

从豆瓣评分来看,《巨鳄岛》2.8分,《摸金祖师》2.8分,《狄仁杰之深海龙宫》3.3分,《东海人鱼传》3.8分,《法医宋慈》5.8分……

如此的反差或许与当前盛行的“6分钟”逻辑脱不了干系。由于“网络电影”的付费点播往往是在6分钟试看后再付费,且完整观看6分钟即可算一个有效播放。在这样一个逻辑下,“鸡贼”创作方也随之诞生,使尽浑身解数凑出这华丽6分钟。而到了后面的正片,唉,真是一言难尽。不少观众付费观影后,直呼“受骗”,费钱又费时。

与此同时,网络电影的票房收入也是一大硬伤。回顾近年网络电影票房收入的高点,当属2018年的《大蛇》,分账票房首度突破5000万元,至今无人超越。

“对于一部院线电影来说,千万票房分成不过是杯水车薪。如果网络电影票房分账无法跨过亿元或十亿元门槛,院线级别大片几乎不可能选择首发网络平台。”有业内人士如此分析。

当好莱坞遭遇破局者

事实上,流媒体与传统影视业之争并非国内首发,在网络迅猛发展的当下,这样的争斗早在Netflix(奈飞)与好莱坞之间上演。

起初二者的争夺还是聚焦于放映权。由流媒体平台Netflix出品的电影《罗马》上映时,Netflix试图院网同步上映的做法遭到了北美四大院线的联合抵制,认为这是对于“窗口期”规则的破坏。

此后,随着《罗马》斩获三项奥斯卡大奖,二者的争斗进一步白热化。

尽管以斯皮尔伯格为代表的“院线之声”对于这类“电视电影”始终嗤之以鼻,但这丝毫没能阻止流媒体走向奥斯卡奖的步伐。如今,探索电商+电影组合的亚马逊总裁贝索斯也已成了奥斯卡的“常客”。

嗯?你能想象“马先生”有一天也站到金鸡奖的领奖台上吗?

事实上,《罗马》的得奖不仅是对这部电影的肯定,更是美国电影业转型的一个里程碑式事件。这意味着以Netflix为代表的流媒体,无论是在内容话语权亦或是宣发权上似乎达到了能够与好莱坞分庭抗礼的水平。

毕竟,Netflix一年计划制作50余部原创电影产量,是好莱坞大制片厂的2-3倍,单部影片最高达到2亿美元的预算,也是堪比超级英雄电影的一线水准。

与此同时,财报显示,截至一季度末,Netflix的全球流媒体付费用户已达到1.8286亿人,这也是传统影业难以企及的。

如此破局者怎能不让好莱坞感到巨大的威胁?

不过,在Netflix的追逐下,好莱坞也没有坐以待毙,开始了新的尝试。去年11月,Disney+正式上线,4月8日,迪士尼宣布Disney+的付费订阅用户已经超过5000万,而在今年2月,这一数字还是2860万。

面对这头号对手,Netflix也无法高枕无忧。由于竞争对手的收回,致使Netflix失去了《老友记》等热门节目的版权,只能再度加码原创。

BMOCapitalMarkets预计,2020年奈飞在原创内容制作方面将花费173亿美元,至2028年,奈飞每年将在其原创内容上投入约260亿美元。而这对于Netflix的盈利能力和现金流来说,都将是不小的考验。

尽管双方争得炙热,但对于消费者而言,这无疑是件好事,或许意味着将能享受到更为高质量的视觉盛宴。

你有多久没进过电影院了?

视线再度拉回到国内,暂停拍摄、延迟开机、资金回笼困难……对影视业的担忧情绪,从未如此强烈。

从今年各个影视院线上市公司财报来看,万达影业、中国电影、文投控股、金逸影视等龙头企业仅一季度的亏损就已达到亿级。除了票房,院线赖以生存的其他经营性收入,如万达院线利润贡献占比超六成的爆米花等非票房收入,相当于彻底蒸发。

但是话说回来,电影行业真的缺钱吗?不论是借助IP改编的风口,还是追逐流量带来的短期收益,过去的几年,影视行业见证了太多的“跑步钱进”。也收获了2019年电影票房再次刷出历史新高,来到642.66亿元。

但2019年已经出现的投资规模下降,电影备案数量同比减少三成,单银幕产出同比下降,观影人次增长落后于票房增长等系列数据放缓释放的隐忧早已挂上电影人的眉梢。

至于作品和成绩,我们也见证了太多的一地鸡毛。

再说影院们与爱优腾的矛盾。一面是迟迟无法复工的焦虑,另一面则是各路流媒体借机抢夺市场,培养用户线上观影习惯以获取“疫”外收获,疫情或许加速了影视业的“分蛋糕之争”。

触到地板,到底是继续跌到地下室,还是就此反弹?

有三个观点:

一是,面对互联网时代,线上和线下的对立势必难以持续,网络视频平台的灵活性、多样性固然无法被忽视,电影院线的仪式感和沉浸感也不会被替代,不论是谁,用更高品质的产品留住属于自己的客群才是正道。

二是,2020年遭遇的这个极其特殊的时期,不妨可以当做一个影视业优胜劣汰、去伪存真的调整窗口期,能否就此洗涤掉过往演员高片酬、偷漏税、不务正业等浮夸的成分,回归本来,回归服务好电影观众这个最重要的用户,让观众吃上口上好的“精神食粮”?

三是,影院复工在即,子曾经曰过:我们也许不欠中国电影一张电影票,但我们可以考虑去买一张电影票支持中国电影。(作者 游苏杭 闫雨昕)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