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经常使用社区团购的用户发现,家附的取货点越来越少了。“以前小区里就有5个点,现在要走出小区500米外才有一个。”家住武昌徐东的市民章韩想不通:为啥提货点越来越少了?

就在7月7日,社区团购台同程生活宣布申请破产。一年时间里,曾经火热的社区团购,已露出疲态。随着模式的日益成熟,中小型社区团购玩家们,已加速进入洗牌阶段。业内分析,对于社区团购行业的未来,还仍然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如何做好社区团购这门生意,台方面应该有更多的思考。

用户感叹提货点越来越少了

章韩家住武昌铁机路。7月7日,他照常打开某社区团购台准备下单。“去年开始,我们家的菜基本上都在社区团购台解决,前一天下单,第二天或第三天提货,挺方便的。”吸引他经常用社区团购的原因,一是便宜,二是提货点多,“小区内外就有5个提货点,比去菜市场还。”

当时,章韩生活的小区,社区团购提货点可谓走两步就有一个:小区门口一家便利店、一家快递超市、一家母婴店都有团长打理,小区内还有两名宝妈也在做社区团购,一般走100多米就可以提到货。

不过,这一次,章韩发现,距离他家最的提货点,已经到了500米开外的一家便利店。“其实今年四五月开始,我就发现提货点在变少了,没想到越来越少。”他说,这已经是他期第3次更换提货点了。

有类似感受的市民不在少数。

董女士家住汉口循礼门,她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之前小区里有3名相熟的宝妈在做社区团购,“最多的坚持了三个月,现在基本上都没做了。”因取货点减少,她也减少了下单频次,“天热了,为了买菜走太远,感觉不划算,就在小区门口的生鲜超市买了。”

“以前补贴很多,现在补贴力度也没以前大了。”还有市民表示,最初社区团购刚出来那会儿,各个台都经常会有特别优惠的商品,“现在相对超市还是会便宜一点,但明显没有以前那么便宜了。”这也让一部分用户,下单频率变低。

团长称佣金变低没积极

“刚开始,每个台一个月能赚几百块钱,后来订单少了,佣金也低了,就都关了。”章韩所在小区的一家母婴店老板祝女士介绍,她是去年下半年加入社区团购台,成为团长的。

“那会儿好几个台的地推人员,每天来店里轮番‘轰炸’,实在架不住劝说,我就加了三个台,做了团长。”祝女士说,小店最高峰时开了6个社区团购提货点。由于每个台的送货时间不一样,她在照顾母婴店生意之余,忙得不可开交。

此外,有时候货品有质量问题,或者用户自己忘了取货,经常遭埋怨。“感觉社区团购成了我生意的主角,母婴店反而成副业了。”她打趣道。

不过,最让她焦虑的,是货品出现质量问题后,理赔流程越来越繁琐,“后来发现佣金不断降低,我就动摇了,在老公的劝说下,彻底放弃。”祝女士说,今年年初,各个台佣金都在10%左右,一般一单能赚1元左右佣金,“我每个月能赚两三千元,补贴一下门面房租水电费,感觉挺好的。”但进入5月后,各个台佣金普遍降了,降幅在2%到5%之间,就算单量保持没变,收入也降了。

“最怕的就是那些秒杀商品,比如一块钱一桶的4升装纯净水、5块多的25公斤装面粉……实在太重了,店里时就我一个人,真的很吃力。”祝女士称,因小店距离路边有20多米距离,每次货车卸货只能卸到路边,剩下的路程就得她一趟趟用小拖车来搬,“有一次忙活半天,搬了百来斤矿泉水,最后看到佣金就几块钱,真的不知道自己为啥还要做。”

逐渐炎热的天气,让商品的存储成本升高,成为压倒部分团长的最后一根稻草。

武昌粮道街一家文具店老板老张就说,夏天卖得比较多的就是水果,“好多水果,如果不放在冷藏柜里,半天时间就坏了。速冻饺子那些就更不用说了,有时候送来已经不成样子了,经常扯皮。”

老张说,他开的是文具店,原本是没有冷藏柜的,“但社区团购台那边说,夏天不提供冷柜的提货点都要面临淘汰,我就自己花钱买了一个。”后来,他发现买冰棍的人更多,利润更高,干脆把社区团购提货点关了,用冰柜卖起了冰棍。

台称资源会向“大团长”倾斜

社区团购离不开团长,一个团长在前期选品、产品讲解、售后服务等方面起着关键的作用,但为何团长越来越少?

一家社区团购台的武汉区域运营人员张云(化名)介绍,这与社区团购半年多以来的急速扩张有关,台对于团长的培训没能跟得上,造成整体服务有所下降,“很多新手团长并不具有社群运营能力,甚至连微信群都没建。”

张云表示,根据运营规则,如果用户从团长发布的链接点击购买,团长每单可以获得10%的佣金,如果是从台入口下单,每单基本只能拿到6‰,同样是100元的订单,一单收入分别是10元和6毛,两者还是有巨大差别的。

“所以,我们也有意淘汰了一批团长,将资源向优质团长集中。”张云称,从上个月开始,他就陆续劝退了一些非沿街门店、单量不高的“宝妈”团长,一方面是为了提高配送效率,另一方面也是满足周边“大团长”的要求:他们希望同一个小区团长的密度不要太高,以保障单量和收入,“说白了,这其实也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

张云说,目前他们也在着力去提升团购商品的质量和售后服务。而在社区团购的整个流程里,团长仍然具有重要的作用,“他们是链接台和消费者的纽带,所以我们现在一个重要的工作,还是维护好与团长的关系,争取能把自己和其它台上流失的团长抢回来。”因为从根本上来说,用户相信的是团长本人,以及和团长建立的信任关系。

行业未来仍将摸着石头过河

从炙热到静,社区团购只用了一年时间。

在2020年12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提出了“九不得”,主要围绕低价倾销、大数据杀熟、商品品控等多方面,强调互联网台企业要严格规范社区团购经营行为。

从2020年底到现在,针对社区团购的监管仍在不断加强。

5月31日,商务部等12部门发布《关于推进城市一刻钟便民生活圈建设的意见》,针对社区电商、社区团购等业态,提出要坚持发展和规范并重,建立健全市场准入规则,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市场日趋规范的同时,也迎来了新一轮洗牌。

7月7日,社区团购台同程生活发布公告宣布决定申请破产。

记者在公告中看到,公司主体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表示:“几年来因经营不善,虽经多方努力,但仍然无法摆脱经营困境,公司决定申请破产,现拟提出破产申请。”

业内分析,随着相关部门的监管不断加强,各大台的补贴大战和低价促销活动也在明面上叫停。但经过巨头轮番“轰炸”后,行业内的中小玩家们已经失去了过往的优势,露出了疲态。至于社区团购行业的未来,还仍处在“摸着石头过河”的探索阶段。台方面不要仅从流量思维上来考虑这门生意,更应从供应链出发,勤练“内功”,好好思考如何去做社区团购这门新生意,才是长久之道。(记者 周丹 实生 张麒麟)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